素月

一个手残的假簪娘
一个又老又没人气的歌曲词作
一个没有审美的美工和pv
一个只会简笔画的智障
一个不入流的网络小说作者
一个懒到只写古体和长短句的好诗者
一个有一把烧火棍只会和弦和53231323,有两只笛子只会作五十六个音的败家子

[巍澜]镇魂剧版大结局41.曲终人未散,归来眉眼如旧

 
两届通道的大门永远的关闭了,地星海星变成了两个互不相干的世界,地星人拥有了自己的天空,和光明。所有的地星人都知道,是黑袍大人、镇魂令主和他的朋友们胜利了,黑袍使再一次为他们赢来了和平,而这次的和平是永久的和平。
地星人寻着黑袍使能量的波动,找了沈巍与夜尊大战的地方,他们却没有见到熟悉的黑袍,只有遍地肆意的能量,黑袍使大人万年如一日的守护着地海和平,守护着地星,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四溢的能量,在渐渐消散仿佛提醒着这是真的。
空气一片死寂
摄政官转过身,背过手,抬起眼睛看着半空中:“黑袍使大人终究走上了这条路”。
新地君:“摄政官爷爷,黑袍使大人究竟是什么人,他守护地星万年,而我们对他除了能力一无所知。”
摄政官:“黑袍使大人兄弟与我们,与所有的地星人都不一样啊!他们是天成的能量体,有型无魂啊!”
“能量体!能量体!”老头眼睛一瞪,抬起双手,黑能量向空中的能量团汇去。
新地君:“摄政官爷爷,你这是……”
摄政官叹了一口气:“哎,也只能试试了”
新地君也抬起了双手,与摄政官相视狠狠地点了点头,黑袍大人说得对,大义面前,这些各人的恩恩怨怨,就算了吧。
“试试就还有希望”“救黑袍使大人”“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们也不能放弃”地星人群里发出这样的声音,一个又一个地星人抬起双手献出了自己的能量,新鲜的空气,温暖的阳光,他们盼望的,如今都得到了,他们的英雄,他们的神不能如此退场。哪怕用尽了所有能量,变成了一个普通人,只要能为黑袍使大人做点什么,也值得了。
空气中的能量在酝酿,似有什么要破土而出一样。
“夜尊!”摄政官征了,天意如此吧,若先归来的是黑袍使,大概没有人会浪费能量去救夜尊。
“参加黑袍大人”熟悉的黑袍,即使面具未代,长刀未出,也是神祗一般,地星对黑袍的见礼终于不是畏惧,敷衍或是其他的什么,是喜悦。
“谢谢大家的付出。我沈巍代弟弟向大家道歉,我们兄弟的事情,让大家受苦了,对不住。”沈巍拉过旁边的夜尊面相人群鞠了一躬。
夜尊慌张的看了哥哥一眼,哥哥他们会原谅我么。我……
沈巍轻轻拍了拍夜尊的肩膀,不怕有我在,我们再不会分开了。
“对不起大家……我不应该……”夜尊想求得大家的原谅,只有大家原谅他了,哥哥才不会难做,可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面面错了……面面不敢了,面面再也不传销了,面面也不欺负哥哥嫂子了,面面也不乱吃东西了,求求大家原谅面面吧!』
“夜尊,你蛊惑人心,伤人性命,动乱地海和平,你可知罪!”新地君对夜尊是恨的,他的两个朋友……
“安柏!”新地君的两个朋友出现了。吴小军,沙雅!
“你们居然都活着!”沈巍的看着夜尊。
“我的能力是吸收能量为己用。他们都没死……对不起……”夜尊乖巧的说了实话他吸能量不吃肉。
   『能吃的能量吃了,不能吃的人肉就吐了……』
“黑袍大人,这夜尊虽为祸一时,如今您兄弟二人误会解除,不如就罚夜尊跟您历练可好?”摄政官到是活了这么多年的老人。
“对罚夜尊跟黑袍使大人打工!”经历了这么多,地星人也看开了,地星人也是人,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有些事该受得起宽容。
“谢谢大家。”夜尊乖巧的低下了头『面面终于和哥哥在一起了。』
又一幕散场。
沈巍奔命一般来到了巷子口,约好的地方。沈巍抬头看了看明朗的天。"镇魂灯!赵云澜!"我以为我可以保护你周全,我以为我把一切算好了的,我错了。
笑着流泪,是一种什么样的悲:"赵云澜!我宁愿在寻你一万年!"没有人见过沈巍如此歇斯底里的模样。

八月十五,一个团圆的日子,特调查上班的新人们都放了假,这些被敬为前辈的人却聚齐了,红姐、林静、大庆、小郭、老楚还有再一次活过来的大吉,本来以为活不过来了,大庆还伤心了好久。这些人又凑到了一起。当然没少了照片,汪徵和桑赞、沈教授和赵处。这种时候碗碗识趣的不会出现得,但是这熟悉的感觉是什么力量!
“黑能量!”“难道有地星人没来得及回去!”到是大庆年岁长,见识多反应快!
“夜尊!你怎么还活着!”天花板上再一次惊现夜尊的“直播平台。”林静慌了,当时沈教授受了那么多苦楚就在要和夜尊做个了结,若夜尊还活着那沈教授岂不是白白……
“我~当然还活着,就这点人么?快点过来,否则你们会后悔的!”夜尊是坏笑😏。
“一只手拍在了夜尊的肩上。有调皮啦啊!嘿,好久不见啊大家!”
红姐:“赵处,你!你怎么又活了!”
赵云澜:“这事儿……说来话长 ,先来见几个熟人。”
“大家晚上好,好久不见”沈教授式招牌微笑😊。
大庆:“沈 沈教授,你也没事呀!”
“林静!” “沙雅!你”“林静,对不起,最美的星空我看见了。”
“赵处,沈教授,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沈教授不是和夜尊……咳……赵处不是点了镇魂灯……”大概在特调查的老伙伴面前,小锅巴还是小甜心。开心的毫无言语逻辑。
“嗯,没错,我现在也点着灯呢!不过呢,人心存污,常忧思而多苦,固怒而生怨,尽可为不可为之事,唯不作恶三字,乃天下大善,如今地星人皆为善,他们原谅了与他们苦难的夜尊,几乎用尽所有人的能量再塑沈巍和夜尊,皆为可济世镇魂者。这镇魂灯啊,灯芯不是我,而是地星所有人的善啊。而我,是赵云澜也是镇魂灯。好想念我的棒棒糖啊!没有存货了,小巍,回去记得提醒我带棒棒糖。”小澜孩版沙发瘫。
“哦,好。”沈巍没有再一次的精神恍惚,看来是叫的习惯了。
“地星和海星不是分成了两个独立空间了吗?那你们怎么回来啊!”
“笨蛋”楚哥顺手给了小郭一巴掌“没看见夜尊的能量视频都能开了么!黑袍使大人还不能跨个空间门了!”
“弟弟的能量恢复了,我的还没有,所以要等等。不过云澜现在是带着镇魂灯不能走离开地星太久。”沈教授还是话不多,但是满满都是情意。
“沈教授,带赵处常回来看看。”红姐还是A爆的红姐。爱他就看他被x
………………………………………………………………………………end………………………………………………………………………

这是昨晚上不相信大结局自己做梦脑补的he,2018年七月26日21时18分完。
                                               by  素月
本来可以早点写完,打在微博页面,回了个QQ再返回就不见了,前一半写过了一边就忘记了,第二遍写的都有点乱,苦了就自己造糖吃。希望看见的人不要嫌弃。
声明:非官方,只是各人的糖渣。

『无脑故事——来源三四五年前吧……』

月影摇晃,照在西厢 夜色安详,人声却不那么安详……
“千墨,你给我滚出来”
“就不出去,你奈我何?”
“七尺男儿,躲起来算什么本事”
“我就是没本事”
“出来。”
“不!”
“你不要逼我”
“你想怎样?”
红烛摇曳,门外俊俏少年郎一脸可怜的说到:“阿墨,洞房花烛,外面冷,分为夫一半被子,让我进去可好!”

一样年岁久了的无脑故事……

『无脑故事——来源三四五年前吧……』

“纳兰雪,昨日为何不见你来。”
“我去了,不过不想打扰亓官公子好事,便回了。”她三年倾心于他,他竟主动约她相见,欣喜而往见到的却是他接下那如花似玉的美人送她的糕点,真是刺眼呢想到这不觉自嘲一笑
“雪儿,给你吃的糕点”
“这不是……”
“我见是你喜欢的就带回来了,这不省下钱来下聘礼吗”
心悦君兮君已知
心悦卿兮卿可知

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找到了longlongage的小故事就发了

翻填歌词作品‖
『诗经』七月 http://5sing.kugou.com/fc/16142467.html

原曲:落梅笺
作词:锦衣小盆友
编曲&混音:灰原穷
作曲&演唱:银临
填词:素月
策划:素月
翻唱:鸡丁『森岛音乐工作室』
美工:指缚工作室
cv:暮暮『温酒工作室』
    : 狐小妖
后期:阿尘
春载阳 鸣仓庚  七月流火授寒衣
三日耕 四日举  馌彼南亩田畯喜
蚕条桑 以伐扬  机杼织锦忙
围会场 试功强  狩猎献公王
绿茵幽草花  青衣卷染画云苍苍
流水映山霞  古木晓风吹夜凉凉
九月修筑打谷场  十月庄家收进仓
邻朋共作且为乐  宰杀牛羊大家尝
春酒香  执竹筐  花芯控殆归他乡
八月绩  染玄黄  献来朱红做云裳
更万象  明月窗  照纱夜织纺
麦花雪  荠芬芳  四下田野望
绿茵幽草花  青衣卷染画云苍苍
流水映山霞  古木晓风吹夜凉凉
九月寒来始降霜  十月清扫打谷场
温来热酒满壶殇  觥筹交错祝无疆